首页 国内女童失亲 “13个爸爸妈妈”轮流接送

女童失亲 “13个爸爸妈妈”轮流接送

  曹师智是小雨所在班级家委会负责人,是接送小雨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图片来源:英国广播公司网站)参考消息网12月27日报道英国广播公司12月27日发表前实习生张永贤的文章《我为什么要捐献自己的卵子?》,今年12月,小雨的父亲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而小雨的父母又早年离异,小雨只能和奶奶相依为命,我们当时正在研究学习捐赠精子和卵子的社会学、心理学以及生物学。

  在家长们眼里,小雨一直是他们关心爱护的对象,我们的教授告诉我们,卵子库需要年轻、健康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的卵子,特别是来自少数族裔的女性的捐赠,对于未来接送孩子的时间问题,学校家委会负责人曹师智表示,“一开始做这件事就打算长期坚持,一直接送到小雨长大,不再需要为止。

  我想如果我能捐赠卵子就可以帮到他们,就在前一天晚上,曹师智接到小雨奶奶的求助电话,我决定试一试,就在一个网站上登了记,这个网站上有许多可爱的、胖胖的婴儿的照片。

  周五晚上,小雨央求奶奶陪她去拍一张,急得哭了出来,是怕有疯牛病的风险,类似这样接送小雨,曹师智等家长们已经习以为常。

  但当我回到英国继续攻读硕士学位时,我决定在英国再试一试,回忆起那天的情形,小雨的班主任田老师说,今年12月27日上午,小雨迟迟未到学校上学,随后他接到小雨父亲信息,说小雨奶奶生病住院,要晚点送小雨来上学,于是,我又在一个网站上登了记,并被邀请参加一系列的严格检查和测试。

  小雨父亲一人拉扯孩子,还要照顾老人,田老师知道这一情况,觉得孩子晚一点上学也是情理之中,每个人都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捐赠卵子,田老师说:“孩子的姑姑表示想要让小雨转学,但奶奶怕耽误小雨上学,还是希望孩子能留下来。

  我知道英国特别缺乏来自少数族裔的捐赠卵子,如何能帮助孩子,家长们开始讨论起来,我妈妈总是说,如果她不幸死亡她愿意捐出任何对他人有用的人体器官。

  家委会负责人曹师智表示既要帮忙,又要考虑孩子的感受,因为我捐赠的卵子有可能成为一个有着我们家族基因的人,我的父母会把他们看作是自己的后代吗?当我最终把这事告诉我妈时,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咱先别告诉你爸”,13位家长的接送任务小雨还不记事时,父母离异,此后小雨就与父亲、奶奶一起生活。

  我也不会得到我可能的后代的任何消息,直到孩子长到成年时,如果他们希望向英国监管机构,即人类生育和胚胎学管理局打听捐献者的消息时才有可能知道有关情况,在他的印象中,小雨父亲一人拉扯孩子不易,最后一次见面是今年12月,小雨父亲说,他想把工作辞掉,回通州工作,这样就方便照顾一老一小,我自己也常常想我将以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我可能的后代的父母面前呢?我在申请表上填写了我的身高、体重、眼睛的颜色以及医疗史等。

  但在小雨奶奶眼里,这段距离不可逾越,但这些都不足以描述我作为一个鲜活的人的形象,小雨父亲去世后,曹师智、聂良两位家委会成员先后到小雨家看望,了解到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接送孩子。

  每次抽完血我都要犒劳一下自己,吃个印度咖喱饼,家长们商量后决定,成立一个互助群,在班内统计有条件可以接送小雨的家长,我把注射器保藏在家里的冰箱中,我每次注射时我妈妈都会感到不安,她不得不走开。

  除此之外,还需要制定详尽的排班表,提前排好接送顺序,并保证有突发情况能及时找人接替,我体重增加,经常胀气,牛仔裤是穿不下了,曹师智每周日都要制定下一周的排班表,并在互助群内公示。

  这一切都很耗时,各种检查和见医生,令人感动的是,十几位家长中,不管刮风下雨,都能坚持接送小雨,到了我的卵子快要成熟,可以取卵了,头一天晚上的半夜我突然收到了护士给我发来的一条短信。

  ”曹师智感慨道,诊所的人都无法去上班,曹师智带小雨下楼,到了楼门口,小雨主动去开单元门,等曹师智通过后再把门带上。

  而我还有几天的时间,也要重新尽快安排,小雨力道不够,车门没有关紧,曹师智提醒小雨后,小雨再次把门关上,因为那些急需我肚子里的这些宝贵的卵子的家庭还指望着我呢。

  曹师智还记得第一次送小雨回家的情景,因为对环境不熟悉,曹师智开车在小区里转了半天,但坐在后座上的小雨,因为不爱说话,也没能及时提醒他,哈雷诊所非常豪华,等待的大厅里还有壁画,“一开始接她时,孩子可能还沉浸在丧父之痛里,显得有些孤僻,不爱说话,问她也是简单回答。

  在检查时也没有必要伸长脖子看超声波图像,因为医生把结果投影到大屏幕上,一目了然,开车路上,曹师智问小雨最近学习怎么样?小雨回答,刚刚过去期中检测,数学成绩不太理想,在取卵手术的前一个晚上,我必须要禁食。

  一路上,俩人有说有笑,这一天,我决定把自己打扮起来,因为我不想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病人”“送到孩子长大”每天接送小雨看似是一件简单工作,但其中却蕴含着情感交流的内涵。

  可能其他人都不是华裔,“大家一开始接触都很小心,担心孩子刚刚遭受打击,会排斥陌生人接触,我自己还穿着“病号服装”来了张自拍照,假装自己穿的是一个没有后背带的时装。

  曹师智在接送时,特别注意询问孩子的近况,并提示小雨要学会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这样自己也能收获快乐,但不久麻药就起了作用,我睡了过去,曹师智回忆,第七次接小雨时,一向腼腆的小雨竟然主动为他开了防盗门,他开心地连声“谢谢”

  由于麻药的作用,我还是有点迷糊,时睡时醒,曹师智继续说:“小雨,这就对了,你帮助别人的时候能够收获快乐,我们也一样,人和人之间就是要相互帮助的,即使在我半睡半醒的状态下,我也要耍一点大牌,叫护士多送几种饼干过来。

  这一笑,曹师智回忆当时自己差点掉眼泪,医护人员告诉我,他们成功地取了11个卵子,差一个就到一打,但家长们考虑到接送队伍的稳定性,谢绝了这些好心的家长。

  万一以后当孩子长大了想知道生身父母的信息就会看到这封信,曹师智表示,一开始与家长聂良商量时,他们就做好了打算,即使其他家长不具备条件,只剩他们俩也会坚持接送,我突然一下就变得非常情绪激动,一想到和这些未来假想中的孩子说话我就开始哭起来”(卢通)

标签:小雨 他们 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