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矿权流转激活沉睡资源

矿权流转激活沉睡资源

  图为柴达木尕斯油田采油作业区油井,中国石油集团专家唐勇介绍,玛湖地区目前已发现三级石油地质储量12.4亿吨,其中探明储量5.2亿吨,据悉,青海油田勘探开发主战场位于青海柴达木盆地西北部,油气生产一线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是世界海拔最高、国内内陆上自然条件最艰苦的油气生产企业,1955年,位于准噶尔盆地西北缘断裂带的克拉玛依1号井喷出黑色油流,发现了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克拉玛依油田,青海油田公司纪委书记高辉告诉记者,近年来青海油田发展进入快车道,自2018年以来经勘探相继发现了昆北、英东、东坪、扎哈泉、英西5个油(气)田,夯实了原油稳产基础,推动油气当量从2006年的418万吨增加到2018年的713万吨,700万吨以上连续稳产进入第7年。

  2005年中国石油针对资源潜力、沉积、成藏模式不清等勘探难题,集中优势科技资源,围绕碱湖烃源岩生油模式、浅水扇三角洲沉积模式、源上砾岩大油区成藏理论及砾岩勘探关键技术等方面的难题展开攻关,玛湖地区勘探随之连获重大发现,柴达木沉积岩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青海油田拥有8万平方公里的矿权,国家规定每1万平方公里勘探投入不能少于1亿元,青海油田每年的勘探投入是10亿元,但这一勘探投入仍远远不足”唐勇说,玛湖剩余资源巨大,通过近期整体研究发现,还有已出油圈闭未交储量4亿吨、新发现圈闭资源量8亿吨,玛湖地区还具备再发现10亿吨以上储量的资源条件,但是,由于资源禀赋和历史原因,中国石油东西部油田剩余油气资源存在明显差异。

  2016至2017年玛湖地区已新建产能138万吨,“十三五”期间计划建产600万吨以上,玛湖地区已成为新疆油田规模增储和上产的石油新基地,据了解,当前我国油气勘探开发面临两个主要问题,一是资源勘探资金投入不足,有限的资金无法支撑重大勘探项目,容易造成“圈而不探、探而不采”的局面”唐勇认为,玛湖地区勘探成果不仅为我国能源安全提供保障,而且对新疆社会发展、加快“”建设提供了坚实的资源基础,同时为其他凹陷区砾岩勘探提供理论技术,让再造一个克拉玛依油田成为现实,直到国务院今年01月份印发了《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问题才有所改观

标签:油田 青海 勘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