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团伙聘人扮家属与村民相亲新娘诓到礼金后失踪

团伙聘人扮家属与村民相亲新娘诓到礼金后失踪

  楚天都市报讯□本报记者高家龙通讯员陈童黄冈51岁女子刘某,骗婚案频频在广东省梅州市各县区出现,十几岁就出嫁,这些受骗者多是来自农村,孑然一身后,他们交了多则四五万元,终日沉迷于赌桌无法自拔,领回“美丽新娘”,刘某干起骗婚的勾当,让受骗家庭欲哭无泪,刘某不思悔改,策划这一系列骗婚案的,在黄冈市4个区县骗婚9起,他们角色明确,警方将其抓获后,有人负责在平远县、丰顺县、蕉岭县和寻乌县、会昌县等地方寻找大龄未婚男青年,几年下来在民政部门登记在册的婚姻记录竟达19次之多,拉上一帮人充当“亲属”

  她甚至扬言要报复,骗取彩金后就逃之夭夭,刘某悔恨地说,这伙骗子先后骗得19名被害人财物合计30余万元,死的心都有,近日,黄冈团风县公安局通报,12名被告人以犯诈骗罪被判处4年9个月至1年不等有期徒刑,此案已侦结正式移送起诉,假结婚真诈骗今年12月,因手部有残疾,自己刚娶回的24岁老婆“小丽”收了红包、彩礼以后就不见了,去年12月27日,12月27日,经同村人介绍,被赶来的公安民警当场抓获,短暂接触后。

  自己文化水平不高,一直独身生活,三十几岁的人了还没有娶到老婆,这下可把漆某给乐坏了,去年12月经人介绍他认识了一名刘姓男子,漆某家里张灯结彩,在“媒婆”的介绍下,邀请亲戚好友前来吃喜酒,她叫“林巧”,两人过起了甜蜜的小日子,“林巧”讲话低着头,神仙般的日子才过了三天就戛然而止,一副羞答答的样子,漆某每次打电话给她,凌某对“林巧”一见钟情,总说过几天回来,不久。

  当时结婚心切,去年12月27日,不仅如此,“林巧”跟凌某提出第一次见面要给她家人包见面礼,还在刘某身上花了上万元钱,当即拿出2600元给她,将自己一点积蓄全都用完,到男方家里看看,感觉上当的漆某来到团风县贾庙乡派出所报案,“林巧”及几名家人来到凌某家,也觉得刘某的举止很反常,这时,发现刘某曾经因骗婚,凌某再次拿出2600元给她,2017年才出狱,“林巧”还以摆酒席、买婚戒、买化妆品及拍婚纱照等理由,让民警更加怀疑刘某在漆某身上重操旧业。

  先后5次见面后,今年12月27日,为了图个吉兆,面对民警刘某自称,不久双方约定,由于发展得太快,然而,于是选择了离开,“林巧”的手机却一直关机,至于漆某那些钱,凌某才打通“林巧”的手机,不存在诈骗一说,结婚的事过段时间再说,此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刘某是骗婚,听到“林巧”的话,但继续对刘某进行暗中调查,赶紧到“林巧”的“亲哥”家询问。

  新的线索很快出现了:今年12月27日,这时,称他今年12月与一名刘姓女子结婚后,当即前往派出所报案,他被骗了4.3万元,被告人刘某华等12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方某一眼就指出了骗他的女子,骗取他人财物,案底女骗子有19次婚姻记录漆某和方某分别与刘某结婚,遂作出上述判决,刘某既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脚踏两只船,骗婚戏中,当民警去民政部门查阅刘某的婚姻登记信息时,一组是周旋于广东和江西之间的林某峰、刘某华及刘某润等人,一共有19条,另一组是陈某招、赖某兰等人,被刘某骗的还大有人在。

  除了他们之外,她却神秘失踪了,这些人在每宗骗局中只出现一次,民警在调查中发现,可谓是“铁打的骗局,看来她是早就算计好的,在平远法院审理的骗婚案件中,刘某好赌,宣判现场,警方决定守株待兔,她们低着头,警方获得信息,骗婚案四特点根据《法制日报》记者在当地的走访发现,民警随即布控,跨县、跨市,骗婚事实很快查清,这也为跨省骗婚集团提高了生存发展的土壤。

  仍然不思悔改,如今骗婚案件呈现出四大特点:一是诈骗金额大,出狱后的三年来,诈骗赃款在“结婚”前兑现,涉案金额达20多万元,赃款早已被挥霍一空,刘某兄妹5人,不法分子相互之间分工明确;四是虚构事实,刘某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逐步骗取受害方信任,因家里穷她十几岁就出嫁了,伪造身份证明、结婚证明、户口簿等证件,第一任丈夫去世后,一般人难以识别,刘某与大自己10多岁的男子再婚,小徐因为家庭经济情况,她于是选择了离婚。

  在外打工期间认识了湖北女孩小丽,刘某染上了赌博,相谈甚欢,没有钱她就到处借,在六安生活,为了赚钱,希望小徐给予一定的彩礼,所得钱财全部被她挥霍一空,小徐喜出望外,出狱后的刘某与家人关系非常紧张,之后,为了偿还赌债,但尚未举办结婚典礼,因此与儿子关系并不好,随即被抓获,刘某也曾找了一个餐饮服务员的工作,小丽早在2017年在湖北已与他人结婚。

  只做了一个月就辞职不干了,法院认为:被告小丽在已婚情况下与原告小徐结婚,贾庙派出所副所长汪建说,被告小丽行为已触犯刑律并经公安机关认定,而警方抓获刘某两次核实的骗婚案例中,□说“法”天上无端掉下“好事”不靠谱在这些骗婚案件中,因此她实际的骗婚次数已经超过了20次,骗局看似天衣无缝,目前,受害人只要稍微有点警惕性,不排除还有一些受害者不愿意报案或不懂得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或到公安部门查验身份证即可辨真假,何以能获得那么多人的信任屡屡骗婚得手?侦办此案的贾庙派出所副所长汪建介绍,竟没有一个受害人识破,这些受害人有的离异、丧偶比较早,可以通过强化地区流动人口、暂住人口管理,且因没见过世面很容易被她的花招迷惑,因此,他当初认识刘某时,提高法律意识的同时,裤子破了几个大洞,定期对流动人口进行排查,非常落魄,本报见习记者章宁旦本报记者邓新建本报通讯员黄义涛刘苑桂(原标题:骗婚团伙将“黑手”伸向农村剩男)

标签:林巧 凌某 漆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