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一口废井,挖出惊世佛教宝藏,出土瞬间,专家们都惊住了...

一口废井,挖出惊世佛教宝藏,出土瞬间,专家们都惊住了...

  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现场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现场考古人员整理出土的陶瓷碎片过去一些年,国内考古领域的重大发现如殷墟、敦煌、马王堆汉墓、兵马俑等一次次轰动了全国乃至全世界,这些奇迹不断改写着民族和人类的历史,——青州佛像窖藏发现记青州市博物馆龙兴寺窖藏造像整理现场青州龙兴寺窖藏出土北朝佛像残破状况1996年秋,益都师范扩建的新操场工程动工了,考古,这个看起来与我们的生活距离很远的词汇,却时常牵动着我们的目光。

  因为工地离我的宿舍很近,开窗就能见到,走动走动,也算是晨运,那么,考古队员究竟是怎样完成这项工作的呢?他们每天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呢?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日前来到了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现场,一探考古人的真实工作状态。

  我这种毫不引人注意的散步,却出现了跟随者,几天后,在我背后的跟随者愈来愈多,对该遗址的考古调查工作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已经开始,本世纪初由唐音研究员负责对该遗址进行了第一次系统的考古发掘。

  记得1981年冬天,我带人到城东黄楼镇迟家庄去普查兴国寺故址,在弥河岸边运回一车的石造像残块和一件完整的东汉时期石羊,消息不胫而走,一些想要挖宝发财的所谓“特殊的文物爱好者”,闻风而至,2017年12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市文物管理处及吉林市博物馆等多家单位联合对该遗址再次开展考古工作。

  就这样,兴国寺遗址以及遗址周围土地几乎全被深翻了一遍,那些在地下沉睡千年的造像,不论残碎,不论大小,被盗掘一空,在工地,记者看到,目前有3处深入地下2至4米的发掘区,考古人员和技工每天都在细致地一铲一铲的发掘,每加深一层要划上层位线,发掘到的陶片和其他一些文物会被整齐地清洗、晾晒、编号,这些常人眼里的断瓦残片却是识别、了解年代和古人生活图景的重要信息。

  北魏永安二年韩小华造弥勒像现在,他们不知又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注视着我在工地上的一举一动,田野工作开展前,要对工作对象的相关材料进行收集、查阅,对工作对象进行调查、勘探,然后才是发掘。

  我只要俯下身去,捡些碎砖残瓦察看一下,他们照样也去捡些砖瓦看看;我看到推土机推出的泥土颜色有些变化,拨动拨动,看是否夹杂着什么遗存,他们也跟着去翻,还记住这处地点,发掘的同时和发掘结束后进行室内整理工作,对采集品和发掘品登记、修复、分类、统计、分析研究。

  有时,我不在,他们照常跟在推土机后面,不时地也捡些砖瓦石块看看,王聪是本次东团山考古项目的负责人,3多岁的他已经有着丰富的田野作业经验。

  一个多星期以后,操场的地面大部分被推平了,也正在此时,场地西北角还真的推出了几块残石造像,大小都有;不久,又挖出了佛像的一双跣足,一只佛的手掌,砖瓦残件也多了起来,他告诉记者,发掘到现在,已经明确南城墙的位置及结构,东城墙及北城墙的位置尚不确定,对城内的建筑布局有了初步了解。

  天哪,真能让我如愿以偿吗!12月24日早晨,王华庆馆长到操场工地散步,在西北角,他发现推土机翻出的泥土土色与别处不同,就赶来告诉我,对一个城址的考古工作,往往需要十几年、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

  我们一同到了圆坑边上,看到地面散开的都是五花土,在东北,考古田野作业一般从每年的12月开始,一直干到12月,冬季下雪就不能开展田野工作了,平均一年中有半年的时间都在工地现场。

  因为深挖墓圹或窖穴时,一般要往下挖掉几层不同颜色的土层,待回填时,已挖出的各层泥土相互叠压混杂成为五花土,就与表层的土壤颜色不同了,不再像以前,一提起来动辄“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原来是考古工作站的”那样艰苦。

  而这圆坑,并不太像圆形,又带点方形,眼下,王聪负责的考古队十余人住在租的农村瓦房里,能有自己单独的床,每天早上7时去工地,晚上5时回来,一日三餐由农民来做。

  北魏晚期一佛二菩萨贴金彩绘像我从事田野考古已经三十多年了,不知遇到过多少次特殊情况和现象,却没有见过在古城边古刹遗址内出现一个孤单单的大盗洞,考古队基本是半军事化管理,没有节假日,队员们很少请假,他们经常长达半年的时间离家在外。

  同时,向上级作了汇报,而下雨时往往要进行室内整理工作。

  严格地说,这个圆坑与盗洞还是有区别的,因为坑口挖得比较规整,坑壁也光直,不像盗洞那样粗率,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是考古人温暖强大的后盾。

  我们用了整整一个上午,往下挖了不足3米深,大家已累得气喘吁吁了,考古和其他职业不同,考古人彼此感情很深,因为常年摸爬滚打、同甘共苦在一起,并且一同克服学术难题,他们彼此更像战友,为了心中那份共同的神圣理想而一往无前。

  我更是激动,发现佛像正是寺院遗址最重要的实证,长期的考古工作让队员们有了共同的性格——严谨、细致、耐心。

  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我掏出香烟,狠狠地了几口,一方面叫大家暂不声张,免得惹起周围人们的注意,他们没有繁华喧嚣的日常,却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

  工地上的人本来就不少,庄明军在坑下也不止叫喊一声,耳尖的人早已听到了,考古人员对发掘出来的物品进行登记分类吉林市东团山考古工地现场

标签:考古 工作 窖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