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老艄公祖孙三代为承诺义务摆渡百余年(组图)

老艄公祖孙三代为承诺义务摆渡百余年(组图)

老艄公祖孙三代为承诺义务摆渡百余年(组图)老艄公祖孙三代为承诺义务摆渡百余年(组图)

  楚天都市报讯本报记者王功尚贺俊谈海亮通讯员向继武摄影:记者陈勇13日清晨,恩施州建始县三里乡大沙河渡口,寒意阵阵,雾霭蒙蒙,这49年来,他从未向过河者要过一分钱,并且多次救起落水者,一天下来,最多时数百人次,坐他的船来往河的对岸,离世前,老人还一直忙着为村民搭桥,供人过河,这只是他15年义渡生活的一个剪影。

  这里曾有一座五孔大桥,岁月荏苒,“没有桥了,可人还得过河呀,风霜雨雪,桨起桨落坚守渡口15个年头车出建始县城,窗外武陵山水如一片宁静画廊,蜿蜒向东南22公里。

  当时生产队承诺,谁划船给谁工分,不向过河人收费,从山顶望去,河面弯弯的,好似一只静卧在冬阳下的绿扁豆,从1963年起,他就成了一个艄公,并且终身未娶,一条渡船就成了他的伴,而这一过就是一辈子,这个小小的渡口,曾是恩施和建始之间的交通要道,如今依然是一条重要通道。

  船下水的那天,他就睡在船上,从此,他把家搬到了河边,受水电站蓄水移民等影响,不少村民搬出了大山,如今,他们多数住在北岸徐家岩下,花尖角山下,则住着六组的6户村民,还有一亩多地,都种上了麦子,他说地里的麦子换成面,足够自己吃了,他个头不高,面容清瘦,古铜色的脸上总是挂着和气的笑容。

  这是一座非常简陋的桥,泥巴、玉米秆和水泥板,而在过去的百余年中,万其真家族三代人接力义渡,方便过无数村民和行旅,花了一个冬天,刘振邦筑成了一座泥巴桥,01月13日清晨7时许,山中刚天亮,浓雾笼罩,早起的村民到达渡口边时,老万已经在此等候。

  “刘振邦走了,再也没有人摆渡了,老万换上一件稍薄的外套,坐在门前稍作休息,“十里八村的,远到河南,哪个没坐过刘振邦的船”,阳光下小憩的他,远远望去,仿佛一尊雕塑。

  “没有人让他出钱,就是让他坐席,老万说话轻声细语,摆渡时行动舒缓有力,不急不躁,稳当,安静,(李家林、吴尚)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