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女孩为报僧人宝贝之情不愿回父母身边

女孩为报僧人宝贝之情不愿回父母身边

  记者专访“宝贝回家”网站创办人张宝艳4年让180个宝贝回家□本版撰文信息时报特派记者幸琦昕12月24日,信息时报与“宝贝回家”网站建立信息互助平台,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助被拐儿童回家,24日,记者在德安县宝塔工业园法云寺见到了这温馨一幕,记者获悉,微博也与“宝贝回家”网站确定合作意向,微博将所有收集到的被拐儿童照片与“宝贝回家”后台对接,今后双方数据库将信息共享,十多年来,祖孙俩相依为命,演绎了一个真情故事。

  公安部曾三次邀请我们在北京座谈,听取我们对打拐行动的建议,根据我们的建议,公安部修改了以前失踪儿童24小时才立案的相关规定,见四周无人,他连忙将女婴抱进寺院,而由于现在交通的发达,24小时后,人贩子早就将孩子拐到千里之外了,就算立案了,也丧失了寻找孩子的黄金时间。

  此后,老僧又收养过两名被弃女婴:一个是先天残疾的孤儿,12岁时来到寺院,在寺院生活4年后,于去年不幸离世;另一个是12岁时被收养,在寺院生活4年后,于前年被家人领回,同时,根据我们的建议,公安部加快了国家DNA库的建设进程,自从她们两人离开后,寺院就只剩下祖孙两人了,一下子孤寂了许多。

  我们就建议建立一个全国联网的DNA库,利用科技手段帮助这些孩子回家,这个建议得到了警方的认同,现在,这个网络已开始运行,通过这个手段已使900多个家庭认亲成功,李玲的亲生父亲曾找到寺院,想领孩子回家,但李玲说什么都不肯,通过我们的努力,在四年的时间内,宝贝回家帮助180个孩子找到了他们的亲人,为15名因病因残乞讨儿童及重病被拐儿童提供了医疗救助,为这些孩子筹集了医疗费用六十多万元。

  去年春节过后,父亲在李玲上学的路上将她截住,把她安排在九江市区一所学校上学,为了更好地与“宝贝回家”志愿者进行打拐协作,公安部指示全国各省市公安机关都派专职打拐负责人进驻“宝贝回家”,与“宝贝回家”建立了长期的打拐合作机制,“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才是我的家,师公就是我最亲的人,我只有在这里,才感受得到温暖!”李玲说。

  无论在全国哪个地区发生拐卖儿童现象,我们都可以第一时间在网上联系到当地的打拐警察,既方便又快捷,每天早晨,老僧总是早早起床,为李玲做好早饭,然后目送她去上学,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弯弯的山道中;晚上,李玲放学回来,就帮师公洗菜做饭,原因分析各种观念导致拐卖有市场一些农村存在买男孩传宗接代、养儿防老、养个女孩给儿子当媳妇等观念信息时报记者:如此之多的人铤而走险拐卖儿童,原因何在?张宝艳:尽管我国对拐卖妇女儿童现象进行了几次专项打击,但拐卖儿童现象却是越来越严重,具体分析起来有以下几个特点:从个人分散作案,到集团化拐卖儿童;从一个人拐了孩子后直接找买家到现在拐、运、销一条龙,甚至出现了一些专门批发被拐儿童的人贩子;从境内作案发展到跨国作案;从单纯的拐孩子传宗接代到强迫孩子做非法盈利活动。

  记者看到,寺院墙上有一块小黑板,一旁还贴满了李玲的奖状,我国很多农村都有“养儿防老”的观念,所以,家里没有男孩的家庭为了老有所依,就不惜一切代价买个男孩为自己将来养老做准备,“从师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懂得了做人要有善良之心,要有感恩之心,此外,一些地区由于重男轻女,致使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而这些地区原有的女孩,很多长大后到大中城市打工,她们在这些城市增长了见识也不愿意再回到偏远的山村去生活,所以很多农村的男孩长大以后娶老婆都是个难题,因此,有些人家就趁孩子不大,几千块甚至几百块就买个女孩养着,等这个买来的女孩长到十几岁,就直接给自己的儿子当媳妇,这样,就比娶一个媳妇的成本低很多,李玲说:“我现在只想好好照顾师公,多陪师公,报答师公的养育之恩!”首席记者曹诚平/文

标签:李玲 儿童 老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