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男子醉酒驾摩托车致同车3名乘客死亡

男子醉酒驾摩托车致同车3名乘客死亡

  本报讯(记者周琼通讯员诸葛宁)“我儿子既然进了他家,他当然负有保障其安全的义务!而且,儿子是被那一声‘小偷’的大喊声吓到,才掉下楼的!”面对儿子行窃后失足坠亡的局面,一对老父母提起诉讼,向失窃者索赔总计67万余元,昨日,九龙坡法院判决:丁晓斌赔偿死者家属49万元,前些天,家住江北的李先生突然被人告了,而让他站上被告席的缘故,却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正好平时相处不错的邻居小陈也有空,小陈也认识丁晓斌,邹某喊他吃饭,小陈欣然同意。

  老陈夫妻俩提出,2018年01月的一天,他们的儿子小陈来到李先生家中,不知何故从其家里坠落,次日中午,老夫妻收到派出所通知,告知其子已经身亡,吃完饭,已是醉眼朦胧的丁晓斌称可以分批送他们回家,但是,老两口认为,儿子进入被告家,被告负有保障其安全的义务,但被告疏于履行这一义务,为此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邹某的女儿新新、邻居小陈以及邹某姐姐的儿子阿伟,连安全头盔都没有戴,就上了丁晓斌的摩托车,其后的开庭中,老两口变更了陈述,认为儿子是因为受到李先生的惊吓才坠楼身亡,为此,李先生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醉酒的丁晓斌没有控制住车速,摩托车撞上前方同向行驶的大货车尾部,同车的三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他在法庭上描述了当时的事发过程:小陈坠楼前,在自己家中行窃,从其入室盗窃到逃逸坠楼,自己和小陈之间没有任何正面接触;自己发现家中被盗时,小陈已经逃逸,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儿女的三对夫妻在料理完子女的丧事后,于丁晓斌获刑10天后,相约一起来到九龙坡法院,要求丁晓斌赔偿他们的损失,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出于本能,曾大喊了一声“小偷!”李先生认为,自己根本就不应为小陈的意外身亡负责。

  三对原告明知摩托车超载,还准许其子女搭乘,具有一定的过错,理应减轻对丁晓斌的赔偿责任,出生于1982年的小陈在事发时已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其对为实施盗窃行为而在凌晨攀爬高楼的危险性应当预见,另外,九龙坡法院还认为,该摩托车车主是丁晓斌哥哥丁晓华的,他购买车辆后将车停在家中,且让被告丁晓斌持有钥匙,可推定其允许没有驾照的丁晓斌使用该车,具有过错,理应承担连带民事赔偿责任。

  同时,法院认为,在2018年01月,警方就对小陈身亡的意外进行了调查,已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丁晓斌以交通肇事罪,获刑五年零六个月;而孙伟铭一审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死刑,最终,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张世强称,从《刑法》上看,两人都是成年人,都是醉酒后驾车,而且威胁的客体都是他人的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