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段子“禁酒令”升级要求监管同步升级

“禁酒令”升级要求监管同步升级

  “一张桌子上吃饭,老百姓喝酒,我倒碗水,时间长了大家也理解,习惯了也不劝了”这比之前的“工作日午间不得饮酒”更为严格,折射十九大后反“四风”驰而不息,愈加严厉,从“工作日中午不准饮酒”升级到“公务活动全面禁酒”,贵州省从今年12月实施最严“禁酒令”一个多月来,记者在贵州部分少数民族地区农村走访发现,有的苗寨拦门酒还在,但壶里的酒换成了白开水;好客的苗家主人来敬酒,杯中不是米酒而是果汁,《酒谕》有言:“后世耽嗜于酒,大者亡国丧身,小者败德废事”罗安清说,和老百姓的感情不是靠喝酒换来的,真心帮扶、为民干事,不喝酒也是老百姓的自家人。

  有的人从“过年我在家一滴酒都不喝”发展到“自己好喝酒了,就喜欢喝年份茅台”,逐渐失去了原则、越过了红线;还有许多人信奉“无酒不成席”“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筷子一提、可以可以”等畸形的“酒桌文化”,严重败坏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从“工作日中午不准喝酒”规定开始,有制度、有督导、有追责、有曝光,从有纪律严查“不敢喝”,到许多干部内化于心的“不想喝”,少了迎来送往的交际应酬,没有了酒桌子上的觥筹交错,有更多的时间修身养性、回家吃饭、陪伴家人,干部们表示强烈支持,“禁酒令”不算新鲜”黔东南州纪委监察局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马秀川说,“公务活动一律不准饮酒”政策加码,螺丝越拧越紧,一些党员干部再在酒桌上破戒,将付出沉痛代价。

  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的《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中明确规定,公务招待不得提供高档酒水,黔东南州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王刚说,“禁酒令”实施后,黔东南州制定州级公务接待用酒封存管理办法,各单位的接待用酒都须按时缴纳入库,在全国重拳反“四风”的大背景下,这一轮“禁酒令”效果明显,大多数党员干部都能够自觉遵守,公务接待中的饮酒现象也比以前大大减少”记者近日在黔东南州机关事务局保管室看到,所有封存的酒瓶上和包装箱上,都贴着封签,并盖上两单位公章,还有移交双方人员的签字。

  比如,午餐不喝酒,等晚餐、宵夜接待时再放开喝;还有把茅台装进矿泉水瓶,驱车到乡村农家乐、躲在机关食堂喝,等等,一些基层干部还建议完善制度保障,出台相应的实施细则,如列出公务活动的详细负面清单;对于上缴的酒里,如发现有以次充好的酒怎么办;对于啤酒、果酒等保质期短的酒,如何处理等等,细化的措施更便于基层实际操作,广州升级版“禁酒令”更严更细,既弥补了先前“禁酒令”的一些缺陷,又释放出整治酒桌上的奢靡之风和享乐主义越往后越严厉的强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