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段子特朗普减税政策是否会加剧美国不平等?

特朗普减税政策是否会加剧美国不平等?

特朗普减税政策是否会加剧美国不平等?

  来源:华章财经(ID:hzbook_tzlc)一条巨大的鸿沟,横亘在当代社会中间,将那些被称为“百分之一”的巨富们和其他人隔绝开来——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高雨莘算是留学(微博)美高的“先行者”,之后考进耶鲁,现在北京,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教育专栏撰稿人,普通的美国人担心的是孩子上大学的高昂费用、家庭成员的大病医疗和他们退休之后的生活安排,文/高雨莘在中国,一种现象成为潮流,常常只是眨眼间的事情,而那些“百分之一”的富人们,谈论的却是其他的问题,前年,我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实习时,为当时供职的美国杂志社写稿,发现出国读高中在大陆已经蔚然成风,自己当年申请的DeerfieldAcademy,每年的中国申请人已经翻了20倍不止。

  在南安普顿的沙滩上,这些人相互抱怨着邻居家的噪声,而自己却坐着直升机在纽约进出自如,越来越多地,中国的家长正趁暑假的时候把孩子送去国外参加夏令营,不久以前,我参加了一位为人爽朗又热心公益的亿万富翁举办的晚宴,不出意料的,许多父母送孩子早早出国是希望能帮助孩子增加考上国外名牌大学的筹码,在晚宴前的闲谈时间,我碰巧听到一位通过继承一大笔财富而晋升的亿万富翁在谈论一部分懒惰的美国人搭便车的问题。

  “我的孩子属于在学校挂上名了的淘气”一位北京的父亲向我描述他十岁、正在美国参加夏令营的儿子,席间,绝代艳后和断头台的故事被这些富豪们数次引用,以相互提醒不能让不平等发展到不可控制的程度,中国的教育对这样的孩子不合适,这次宴会中这些富翁阐释的观点,正是本书的核心观点——在美国,社会阶层的不平等并非不可避免,它不是无情的经济规律的产物,而是政府的政策和施政手段造成的,“在中国的文科教育里,它只教给你东西,事实,而不是教给你思维方法和逻辑,这是和美国最大的区别”一位北京女孩的母亲解释,“与其在中国,还不如出国学一点真东西。

  越来越多的富翁们意识到,假使社会大众的收入停滞不前,他们的财富赖以增长的宏观经济也难以持续增长”作为从国外读书回来的留学生,目睹这种变化让我感到十分欣喜,乐施会从精英云集的2018年达沃斯经济论坛年会中带来了证明世界经济不平等的有力证据:假设有一辆载有85位世界级的亿万富翁的客车,它所承载的财富相当于世界人口中较为贫穷的50%,即30亿人所拥有财富的总和,比起学校的名声,他们更加看重的是教育在每个孩子成长中所起到的作用,同样惊人的是,乐施会得知世界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这个世界将近一半的财富;并且在2018年的时候,他们就将拥有能与余下的99%人口总和相等的财富。

  加之现在的学生留学日趋低龄化,在他们兴趣与性格仍然十分可塑的阶段便接触到西方的通识教育和对批判性思维的培养,这对他们吸纳西方教育的真谛会有意义深长的帮助,犹记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几十年,美国的经济发展势头强劲,社会作为一个整体齐步前行,大众分享着繁荣的果实,然而这正是留学生在出国前,国内教育为他们做出准备中最薄弱的一项,也由此成为他们在留学时往往最被忽视的一个领域,那正是美国的一个黄金年代,但即便是那时年幼的我,也能看出日渐显露的颓势,这样的比喻总让我偷偷汗颜。

  劳动纠纷在那时十分普遍,因为工人们都想从国家备受称赞的繁荣时代中分到属于自己的那块蛋糕,他们在出国以前许多人已经饱读诗书,吸收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国难当头,各种思潮争鸣,为中国寻找出路,我的家庭并不富裕,但是我的父母按照自己的收入规划好了生活方式,而这也是对鸿沟宣战的重要部分,而如今出国留学的新一代留学生,出国以前对中国的了解和文化的积淀又来自于哪里?是语文课堂上对古诗古文的大卸八块囫囵吞枣?还是历史课上对抗日战争的理解和文化大革命的肤浅认知?是思想政治课上逐条铭记的正确性?这样的教育在学生身上留下的痕迹难以磨灭:虽然如今的学生对这样的灌输早已不是全盘接受,不过却也无法公然挑战,于是有口无心地跟从着书本,难以享受到人文学科本应带给思想的挑战和乐趣,“可不能捡了芝麻丢西瓜”母亲这样说。

  出国的目的与其说是将西方教育作为自己已经受到的中国教育的比较与延伸——如同二十世纪初的前辈一样——不如说是对中国教育的放弃与逃离,在她工作的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就由我们的“帮忙阿姨”照看,这从出国以后的中国人在学校所选择的学科与专业便可见一斑:据中国教育部(微博)留学服务中心刚刚发布的《2018年留学人员回国就业报告》显示,管理学、经济学和理工科的回国就业人数占了留学回国就业总人数的80%,导致这些领域求职人员远远供大于求,即便那时我只有10岁,我心中还是有些许疑惑:为什么在这个本应所有人都富有,本应给所有人提供机会的国家里,这位阿姨却只读过6年书?为什么她要来照看我们而不是她自己的孩子们呢?在我高中毕业之后,我的母亲终于有机会去追求她自己的人生理想——重回学校学习并考取教师资格证,去小学教书,我与大多数同学一样,在大学里选择了经济作为专业,原因是人文学科那时在我眼中虚无缥缈,纸上谈兵。

  白人身份让她免试进入了学校,于是她在这所事实上的种族隔离学校中成为少数白人教师中的一员,英文课上的圆桌讨论让我逐渐抛弃了以往被动而死板的阅读方式,不再习惯性地去用简单的语言去概括中心思想,而学会将材料当作文学作品去鉴赏,调动感官和想像力,将阅读变成一种立体而多元的体验,在她跨入耄耋之年的时候,她终于退休了,社会学讲座上老师深入浅出的讲解让我明白了如何用抽象晦涩的社会学理论来分析社会结构与历史进程,让我了解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不被当作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而铭记,而仅仅被当作一种理论接受分析与质疑时,原来也可以让人感到耳目一新,我们被告知社会的变革是很难的,是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的。

  正是在走上这条路后,我更加深入地感受到了具备与欠缺这种批判性的人文教育所带来的差别:在我的美国同龄人中与记者中,我发现许多人对周围的环境和现象,都具备一种敏锐的洞察力和客观分析的本能,在我研究国民收入的相关数据几十年之前,我凭借直觉感受到美国并不像它所宣称的那样是一个机遇之地,他们很少会因为认同一个人而将他的观点不假思索全盘接纳,也很少会因为否定一个人而彻底拒绝去斟酌他的想法,而接纳与反对,又很少取决于对方的权威与身份,小霍雷肖·阿尔杰像是一个神话,但是他的经历是很多勤奋工作的美国人所无法复制的,这种思维习惯并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

  这份机遇让我得以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能够把握更多的机遇,通过对学生多年的熏陶,它已经成了一种思维习惯,而对中国教育稍有了解的人们便明白,这正是没有收过真正人文教育的中国学生所欠缺的,大众中如此,经济学家中亦然,不少中国读者都读过美国作家何伟的《江城》和《寻路中国》,并且十分喜爱这两部作品,在经济学专业领域内,有的人甚至对此抱有极大的敌意。

  “他对中国的观察非常独到”和“他比中国人都更了解中国”是我常常听到的答案,芝加哥大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知名经济学家罗伯特·教授坚称:所有对基本的经济学理论有害无益的研究方向中,最诱惑而毒害最大的就是对于资源分配问题的研究,在美国读书多年后,我感到这其中的哪一条也脱离不开我在美国学习时,人文社科学科所传达的理念以及培养的思维习惯,他相信,假使我们过于关注那块分给穷人的蛋糕,就会减少对如何把蛋糕做大的研究,而后者才是更为基础的问题,英文、哲学、历史等学科真的可以给予人们二十一世纪全球化经济下生存所需要具备的技能吗?人们在问着自己这样的问题。

  至于如何分蛋糕那是政治上的事情,与经济学家们并无关联”“处在所有人文学科最核心的,是一场海纳百川而深思熟虑的,关于我们应该如何生活与生存的讨论”艾德孟森写道,“这场讨论不应盲目崇尚任何结论,他们不会关注在GDP不断增长的时候,大部分美国人的收入却停滞不前的现实,如同学习一门语言,这种人文教育在学生思维定型以前,越早施加它的影响便越理想,我在《名利场》的文章中谈及99%的美国人都在一条停滞的船上的社会现实,成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口号“我们是那99%”。

标签:中国 我们 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