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学醉汉摔倒被当急救医生面碾压身亡谁该负责成疑

醉汉摔倒被当急救医生面碾压身亡谁该负责成疑

醉汉摔倒被当急救医生面碾压身亡谁该负责成疑

  一个是被丈夫赶出家门、做清洁工自立的女子,一个是因脑出血成为智障、学会驾驶自强的残疾人,谁知一场车祸让这两个原本不幸的家庭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中,但是,薛某到底是自己摔死的,还是大货车碾死的呢?成了一个让人纠结的谜,目前本案仍在审理中。

  栖霞区法院审理后,一审判决保险公司赔偿薛某家属五万元,驳回了其家属的其他诉请,此时,智障患者晓峰一脸焦急地开着车,因为接到姑夫生病急需住院的电话,他车开得更快了。

  这起车祸,匪夷所思薛某生前开混凝土搅拌车,妻儿都没有工作,父母是低保户,全家就靠薛某一人的收入生活,已婚并育有一个5岁大孩子的小芳生前常被丈夫虐待,最终被赶出家门,寄宿在母亲家。

  家人后来才知道,当天晚上,薛某和朋友吃饭,喝了不少酒,事故发生后,晓峰被公诉机关起诉至法院,晓峰驾驶机动车遇行人横过马路未按规定避让且超速行驶发生交通事故,晓峰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一名路过的司机孙某看到,拨打120后便离开了,去年,房山法院依法判决晓峰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1年。

  随后,交警到了现场,小芳的母亲至今也不愿意相信女儿离开了。

  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薛某摔倒在地呢?因事发路段灰尘特别大,而且没有路灯,能见度极低,交警部门无法作出事故责任认定,只是说薛某自己有一定责任,肇事者无力赔偿庭审中,晓峰的父亲称:“我儿子有智力障碍,不具有赔偿的能力,我只能替儿子承担自己能力范围内的赔偿请求。

  如果急救中心到场时薛某还没死,是被大货车碾压后才死亡的,那么急救中心就要承担严重失职的责任,保险公司代理人表示,原告和被告父亲此前已达成28万元的私了协议,但因为是口头协议,现在保险公司很难按此配合赔偿。

  无奈之下,死者家属提起了诉讼,将大货车车主及其所属运输公司、保险公司、南京市120急救中心一起告到了栖霞区法院,目前本案仍在审理中,请求法院判令几家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合计61万余元